天主聽到我的聲音      黃修禮

我出身於傳統台灣的道教信仰家庭,小時候我跟隨過大人趴跪在地上讓神轎從頭頂過去,也曾從七爺、八爺頸上拿取餅乾來吃過。記得小時候住家附近有一座灰色外牆的天主堂,每次經過都會有點怕怕的,只有聖誕節來臨時,教堂外會有一些裝飾及聖誕卡貼在外牆的櫥櫃裡,這時候才會覺得有點新奇,此外,有一座教堂,當神父在裡面講道時,大門是敞開著,偶爾經過時,會好奇地探頭看一看,這就是我小時候對天主教的印象。 

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曾看過其他宗教對天主教的詆毀的書籍,也曾附和著批判、嘲諷過天主的信仰,大學時讀中原大學電機系,學校強制必修宗教哲學課程,且每人贈送一本聖經,並由牧師來授課,講解聖經的道理,雖對這門課感到不滿,但總不至於會蹺課與靜坐抗議,由於要考試,沒過就畢不了業,所以只好硬著頭皮K聖經,但這卻是我對天主信仰的啟蒙!後來,我赴西班牙留學,學習我所喜歡的古典吉他,我結識了我的太太,我們相識半年就結婚,在結婚之前的幾個月,內人要求我必須接受天主的信仰,於是引領我進入教會,記得第一天西班牙神父跟我講道時,開宗明義第一句話就是說「宗教是無法用科學驗證的」,使得我啞口無言以對,之後,違賴喇嘛來台宣道時,我在電視上看到他說了一句話「宗教是心靈的科學」,看似兩句前後矛盾的句子,卻決定了我的宗教態度與信仰。

在我們這二十多年的信仰生活中,也並非沒有遭遇困難,內人在大女兒三歲又懷著即將臨盆的老二時,負氣回去韓國,一去就是六年,這段時間我來去韓國不知幾趟,嘗試挽救這段婚姻,在孤苦傍徨無助時,偶然也會想到求助天主的祝福,很幸運的,天主聽到我的聲音,內人終於回到我的身遏,並帶回來兩個活潑可愛、通曉韓語的女兒。在我們的演奏生涯中,有幾次重要的演出,曾如:在國家音樂廳大廳的獨奏會,或是應邀去大陸的演出等,在演出前,總會有恐懼與膽怯,這時又會想到祈求上主的降福,演出雖說都很順利圓滿,但是我總記得的是演出隔天腫脹的雙手,卻記不得到底是如何將演出完成的?我想很幸運的,天主又聽到我的聲音了,並確實幫助了我們! 

      在教堂中常會聽到神父講道時說,神愛世人,並教導世人不僅要愛自己,愛別人,甚至要去愛仇恨你的人,這就是愛的真諦與極致,也是我選擇成為天主信徒的原因之一,以前對基督復活總是帶著不信與鄙視,現在人們問我,我會回答說耶穌基督確實復活了,而且耶穌基督就活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,復活的意義並非肉體的復活,而是心靈的一種昇華。